铁血解放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新浪微博登陆

只需一步, 快速开始

快捷导航

怕被删帖,写在这里。根据本人往事改编,有夸张成分,但是基本符合本人特质,情节女儿 ...

已有 951 次阅读2016-1-21 02:01 |个人分类:往事| 往事

自从50岁那年,媳妇过劳去世了,就一直一个人生活。儿子大学毕业之后,在大城市找了份工作,一年回来一次,陪我过年。今年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,我55岁了。我这个人,从来生活很有规律,几十年如一日,对什么事情从来不苛求,所以一直 心宽体胖的。想吃啥吃啥,从不忌口,身体健壮。
我平时没有别的爱好,就喜欢早晨去公园打太极拳。一年前又痴迷上了养生气功。专心练了一年,已经到了入门的程度。基本的运气,沉气,出气,聚气,散气都能随手拈来。每天早上在公园打上一套劲道十足的太极拳,再运通全身之气,聚到丹田,沉在腰间,最后随着清晨新鲜的空气自然的散开到全身,舒服至极。以至于 每天不练那么一套气功,就感觉缺了什么事,浑身不自在。
今年出了一件事,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拆迁,我的性格自然不稀得做钉子户去,但是平时身体健壮,又爱吃爱玩,也没啥存款。这一拆迁,只能靠补偿款再找个住处。一直没关注房价,经济这些领导人操心的事,所以拿到补偿款发现已经买不起市区的房子了。 咋办,只能去郊区买。我想得开,是福不是祸,这挺适合我的。因为爱练气功啊,正好去郊区找了处离山近的地方,空气超级棒,就是周边配套不到位,没有医院,没有菜市场,只有农村的集市,咳,无所谓了。
每天一开窗就能看到外边 绿油油的矮山,还有山间的小溪,何尝不是一件乐事,心情舒畅啊。每天清早,一个人走上半山腰,趁着浑身的那股热劲,带着爬山出的那层薄汗,打上一套太极拳,再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大山和日月赐予的新鲜空气,舒服极了。说到这里啊,得提到我的一点私人爱好,我这个人从小不爱穿内裤,不喜欢受束缚。男人吗,随性生活,坦荡不羁是我的性格。从前在市里的公园里练气功,从来都得找个没人的地方对着墙练,为啥呢? 练过功的人都知道,气沉丹田是气功的精髓,是我们练功的人练的最多的功法,沉的越久功力越到位,养生功效也越好,丹田是男人的本嘛。但是,气沉丹田同时将浑身的气血都聚到丹田处,会让下体的气血特别充盈。这个功练熟了之后,气血一聚过来,我的肉棒就会充血变硬,然后随着不断的运气,聚气,肉棒会越来越勃起,把肉棒上的皮肤都撑的满满的,硬硬的。所以每天早晨练功,我那肥大的 灯笼裤 都会被我的大肉棒 顶起一个大帐篷。可能是从小就没有被内裤束缚的原因,加上这一年每天的气功,我的肉棒完全勃起时,有20厘米了。结果每天 气沉丹田入功之后,我前边顶着一个大帐篷,后边屁股也被紧绷的 灯笼裤 包出了轮廓 (布都被前边的大将军占去了)。不知道有没有被人看到,反正我就冲着墙,从来不看身后,自在练自己的功。
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了,完全自由自在了。每天清晨,站在半山腰,对着蓝天白云,绿树小溪,不用再害羞,不用再脸红。有时候,练到太阳高挂,出一身的汗,干脆脱去上衣光着脊梁,只穿一条 灯笼裤,好舒爽。每天晃着裆下没有完全软下去的大肉棒下山来,真是自在。
这一天我还是照常练完功,光着脊梁走下山来,因为汗从头顶向下流了一身。快到家门口时,看到小区旁边赶上了农村大集,好多摆地摊的。哎,好久没那么热闹了,我套上手里的 短袖T恤,也走进人群,看看有卖啥的。走着走着,看到对面有个人很面熟,是个女的,应该比我年轻,啊,想起来了,是一个以前也在那个公园晨练的,不过她好像 喜欢广场舞啥的,有时候看我 打太极拳,但是从来没说过话。今天她也穿着 晨练装赶集,应该也是 刚刚晨练完。我俩走近了,对视了下,他也认出我了,我说,真巧,你也搬过来了吗? 她说,是啊,也是因为拆迁。她上下看着我说,附近有晨练的广场公园啥的吗?你在哪里练的 ? 我说,我天天去山上练太极和气功,不需要广场公园啊。她说,我从昨天搬过来到今早就到处找广场找公园跳广场舞,但是都没找到。不然以后跟你学太极和气功吧,大哥。这个这个这个。。。,哎,没办法,人家大哥大哥的叫着,开口求了,哪里好拒绝。我说,好,教你练,我每天早上6点上山,就在半山腰那片小草地练。她一听高兴极了,说,不见不散就回家了!我继续赶集,买了两条比较肥大的那种老式内裤。第二天早晨6点,她果然出现在我练功的地方了。我教她打了一套24式太极拳,又教她练习基本的气功运气。每天如此,一起练了一个月。我知道了她今年40岁,老公十几年前出车祸去世了,有一对龙凤胎,都是18岁,女娃在上高中,男娃打工挣钱了。我单身,她也单身,这火花就经常碰出来,好像在等待热度够了,她这干柴就着我的烈火就熊熊燃烧了。哎,可是每天穿着内裤练 气沉丹田,眼前还看着这个美人,里边实在憋屈。今天我俩又一起 穿着晨练装,踩着 白色的飞跃鞋 去半山腰练功了。练完气功,她突然上下看着我说,哥,你这功力还是业余的吧。我问 为啥? 她说,我这一个月研究了好多气功心法,那个气沉丹田是最精髓的功法,但是但是那个那个。。红着脸,眼神也不敢直视我,吞吞吐吐的接着说,反正你应该还没练到。我这丈二和尚摸不到头了。回到家,脱掉内裤,刚要洗澡,突然明白了,很多气功书籍都会写出男人练 气沉丹田时,下身勃起。好吧,到了我亮剑的时候了,不让你看看我的金刚钻,你还不服我了。这样想着,就直接把那仅有的两条内裤 给扔了。
想了想,也是,都是过来人,有啥好害羞的。而且她知道勃起是气功的正常效果,是应该出现的。第二天,终于我的大肉棒又直接接触到了 练功灯笼裤,自由的在裆里晃荡来晃荡去,再也不用受内裤的束缚,就像在监狱里关久了,突然放出来的那种舒爽感。
这天见到她,反而心里感觉很亲切,很自在,感觉在她面前没有什么值得隐藏的。太极拳打的很有劲道,一招一式都很有架势,好久没那么自在了。正在我沉浸享受在自己的拳法中时,发现她边打拳 还时不时的总盯着我 裆部看,脸都看红了。我低头一看,发现没有了内裤束缚的大肉棒 正在随着我的招式 抡来抡去,每一个转身,每一个上步,它都把我 肥大的练功裤 抡起一个轮廓。终于一套拳打完,收功站立,心想终于完事了。但是发现她还在看我下边,我再一低头,发现半山迎面吹起的微风把我的 练功裤 吹的紧包身子,大肉棒的轮廓清晰可见。我也脸红了,尴尬,只有这种感觉。我说,咱俩换下位置,这样她迎着风,我背着风,俩人面对对方。她说,哥,我们练气功吧。一句话就化解了尴尬。这更验证了,大家都是过来人,谁还不清楚对方身上那几个部件。接着我们就练起了气功。气沉丹田,我闭上了眼睛,专心的运气,聚气,不去管身体的变化,也不去管她,毕竟我晨练的主要目标是练功。功毕,我睁开眼睛,如我所料,她脸红的像苹果,眼神里带着害羞。我知道我挺起的20公分大阳具又被她看到了。我们一起走下山,各回各家,我走在前边,一路上又恢复了平常有说有笑的样子。感觉真好,心里感觉好像找到了一个知音,她完全了解气功,不会介意我下体勃起的样子,而且完全信任我的人格,因为她已经很了解我的生活和性格了。这种感觉是比亲妹妹还亲切和舒服的,就像一个情人。甜!
第二天,我还是按时来到半山腰,远远看到她已经在那坐在草地上等我了。我说 地上多凉。突然意识到我已经开始关心她了,因为她好像每天都是这样。一切都和前一天一样,只是我更自在了,更放松了。打太极打的很有兴致,以至于出了一身汗,于是脱了上身,打赤膊继续带着她练气功。我不是第一次在她面前赤膊,她也说过不介意。功毕,她红润的脸上带着一丝羞涩,走过来把我上身被风吹来黏在身上的树叶 和草丝 用手一根一根的捻下去。可能是好久没碰女人的缘故,再加上每天练气功 让我一直保持着小伙子一样的身体和性欲。上身和她细软的手产生的微妙触觉化作一股真气,我感觉这股热流在我体内上下来回的流窜,最后到了丹田,聚在会阴。啊~,我控制不住了,收功之后还没完全软的大肉棒这次又重新充血了,而且完全控制不住。气血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不断涌进肉棒,迅速在身前支起了大帐篷。啊~,屁股被包紧了,那么肥大的练功裤前面 也被撑得一点余量都没有了,我龟头的形状也被显了出来,沟壑马眼的轮廓被裤子紧包着清晰可见。这次勃起的尺寸似乎比平时练功还大,龟头充血也到极点,犹如鸡蛋大小了。我尴尬极了,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,只能闭上了眼睛,就当不知道。我不知道以后她还会不会和我一起练功,好不容易找到的知音,真可惜。我脑子一片紧张和混乱,但是慢慢的我发现,她似乎没啥大反应,而且还在继续为我清理腰上的草丝。我可能太紧张了,说了句,今天风好大。缓和了下自己的紧张。她说是啊,然后就当没事一样继续捻我练功裤上的草丝和树叶碎屑,包括大帐篷上的,但是没有碰到肉棒一下。终于弄完了,其实也就几下,可我感觉好久。最后她用手拍了拍我练功裤,说,那么大个人了,真是不讲究,练功鞋都破了。我说,早就破了,还能穿,就懒得换。她的手终于离开了我的身体,我努力散气,终于把大帐篷变成了小帐篷。她说,走,去我家,昨天看你鞋破洞,都能看到里面的白袜子了,就给你买了双新的,去试试换上。我听到挺惊喜的,因为我十分的知道 这个知音没有被我吓走,反而还很关心我。
我跟着她到了她家,原来在我小区旁边的一个小区,5分钟路。她家在顶楼,还带一套阁楼,比我那宽敞多了,家里没有人,孩子们也都不在。她挺热情的,把我让进客厅,让我坐在沙发上,就去给我倒水喝,不一会,我就发现这房子的问题了,顶楼好热,即使开着风扇,尤其当夏。汗珠一颗一颗的从我头上滴到全身,T恤已经湿了。她倒好,已经换了短睡裙出来,看到我的窘态,她也看出来了,说,把这当自己家,要是热就把T恤脱了,我平时不开空调,因为岁数大了怕着凉。我心想,我比你大15岁,都照样吹空调,也没事,估计是多年打太极练气功 练出的强壮身体吧。我脱了上衣,她也拿来了崭新的飞跃鞋,我穿进去,好挤。提不上后跟。她说,还是买小了,44号都小,你这脚丫子真够大的。我不好意思的说,是啊,45号脚,买鞋买不到呢。她起身坐在我身边,把我的右脚抬到她大腿上,还是用那双纤细的手帮我脱去了挂在脚上的鞋子。我那双45号的大肥脚,穿着白棉袜,直挺挺的立在她的腿上。幸好我讲卫生,袜子天天换,一点不脏,也没异味。这时空气似乎凝固了,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脚,一句话也不说,脸一片潮红,比看到我挺起的大肉棒时还红,透过短睡裙,看到她丰满的大乳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一上一下的颤着。这时候她淹了口口水,说,哥,我跟我儿子学了足底按摩,给你按按吧。我自然很开心,那么老了,还能有个知心的人给我按我的破脚。隔着白袜子,她的手在我的大脚丫子上下游走,一会按足底涌泉穴,一会按脚背,一会脚趾肚。过了一会,她慢慢的脱下我的袜子,用手沾了精油,双手合在一起攥着我肥脚丫子的两边,不断的上下来回搓,好舒服。精油很滑,脚上的各穴位都被不断的挤压揉搓着,麻麻的,涨涨的。精油的熏香味让人很舒服,慢慢的产生了一些困意。我慢慢的躺在沙发上,似睡非睡的,有些恍惚。我仿佛看见了我的初恋,伏在我的胸口上,如饥似渴的舔着我的肌肉,扒开我的裤子,把我的大肉棒吞进嘴里,不断的上下含进吐出。哦~,好舒服。突然头一滑,我醒了,原来是个梦。她还在给我按着脚丫子,嗯~,不对,我咋感觉到一个很软很湿的东西在我每个脚趾头间扫荡呢。我抬头一看,天啊,她居然把我脚丫子前端都含进嘴里去了,上下动着脑袋,把我的脚丫子吞进吐出,舌头还不断的舔食着我的脚趾头。一手扶着我的脚丫子,另一只手不断的揉着自己的双乳,跐溜跐溜的声音 混着 她嘴里发出的 嗯,啊,呜~。我有些惊呆了,难道她喜欢我的大肥脚丫子?同时,我发现大肉棒是坚挺的,可能和春梦有关。她看到我醒了,把我的脚丫子拿出嘴,说,哥你醒了,妹妹喜欢你这大脚丫子,伺候你一回,舒服吗?我还有点恍惚,在想是不是做梦。她见我迷迷糊糊的,就双手来脱我的裤子了。我被她扒光了,直挺挺的大肉棒也蹦了出来。她从耳朵,脖子,胸膛,跳过肉棒一直舔到脚底板,带来的触觉强烈的又一次把我的欲望泄洪了出来,被她细软湿润的舌头添了一遍身子,大肉棒更坚挺更大了。她直接愣住了,说,哥,我估计你那活儿得不小,但是没想到咋那么大呢,这还不跟小孩胳膊一样粗啊,这大脑袋都赶上我家的鸡蛋大了,妹妹忍不住了,今天就给你了。说完就把我的大肉棒往嘴里含,不过只能塞进去一个龟头和一小段阴茎。嗯,啊,哼~,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,让我忍不住发出了声音。这是从心底发出来的,这么多年了,从来没有那么一个人这样侍候我,太舒服了。我完全陶醉进了这种无比舒服,酥酥麻麻的感觉中,觉得自己像成仙一样,快舒服到天上了。再也忍不住心底的舒爽感了,嘴里也痛痛快快的嗯嗯,啊啊,哼哼,呜呜,哦哦的乱叫起来。她听到我舒服的叫声,受到了鼓励,高兴极了,双手把我的双腿扛起来了,然后舌头一路向下,含住了我的一个蛋蛋,一会又换成另一个。还时常用舌头舔我的会阴部,舒服的潮水一波接着一波向我涌来,我从喉咙里发出了低沉凝重的吼声,叫床声,太舒服了!这时候,她的舌头离开了我的蛋蛋,接着往下,啊~,在我的屁眼周围游来游去,还没等我说话,一下子从肛门钻了进去。我从来没试过这个,连忙说,妹妹啊,那里脏啊。她却不理会,只说,我喜欢你,哥,我愿意!她这样用舌头给我钻了好久的屁眼,体内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爽感一波一波的从会阴处涌上来,越积累越强烈。啊~啊~啊~呜~呜~,我忍不住近乎把自己的舒爽感喊出来了,我好像高潮了,身体已经在痉挛了,在抽搐,一直在抽搐,抽搐了好久,抽搐到没力气了才停下来。哦~哦~,彻底没劲了,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,从来不知道男人还能持续高潮。等我回过神来,看到马眼漏出来一点点透明的液体,似乎不是精液,而且我的大肉棒还是坚挺的,很想疯狂的做爱。那刚才是啥呢?这时候她说,哥,舒服吗?刚刚那是前列腺液,你们男人也有前列腺高潮,你刚才就是。哇,刚才的感觉实在是太回味良久了。这个时候我的体力完全回复了,又被刚刚前列腺高潮一催,此时此刻就想做爱,大肉棒一抬一抬的,大龟头被不断涌进来的气血撑得表皮都变成了紫色,马眼也一张一合的,我此时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啥理智了,眼神也呆滞了,全身包括大脑只受一个地方控制了,就是我的大肉棒!我扑倒妹妹,扯去她身上唯一的短裙褪去她的蕾丝内裤,疯狂的亲她,耳朵,脖子,双乳,她也兴奋了,嘴里也嗯嗯~啊啊~哼哼~哦哦~的叫起来,我更受不了了,手滑向她的蜜洞,早已水汪汪了,刚要把大肉棒往里扎,妹妹忙握住我的大阳具说,我来,慢慢来。只见她倒握着我的大阳具,慢慢的把我的大龟头先塞进她的蜜洞里,然后慢慢的继续往里送。后来知道,她自从她丈夫走了之后,从来没跟异性接触,蜜洞除了大姨妈其他时候不开,里面有些紧闭了。慢慢的我的大阳具撑开了她的蜜洞,来回轻轻动了两下,让她分泌出更多蜜液。然后顺着湿湿滑滑的蜜液直插到底,直捣黄龙,啊~,随着一声尽情的欢叫,她浑身紧绷了起来,看来是很舒服。哎,我刚刚进去一半多一点,她就到底了。来回轻轻动了几百下,每一下都是一触到花蕊就停,她来了四五次高潮之后,下边已经泛滥成灾了,发起了大洪水,顺着屁股往下流。她眯着眼睛,潮红的眼眸,冲着我像只发情的小猫一样说,哥,啊~,我,啊~好舒服,你,呜~真好。我听了兴奋极了,开始了高频率的抽查。但是还是不能整根插入。她这时候已经说不清楚话了,除了哦哦~啊啊~嗷嗷~,其他啥都听不清。我又换了好多姿势,老汉推车,观音坐莲,趴着后入,站姿等等。这一整套下来,她又来了十几次高潮,已经像一摊水母,整个瘫在了床上,嘴里喘着粗气,连说话的劲都没有了。我试探着插得深一点,结果她疼的受不了,连忙叫停了。哎,我还没来,他已经动不了了,不整根插到底怎么能彻底舒服的释放嘛。她似乎看出来了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,哥,你今天把我伺候的爽死了,我也不能亏了你,我的蜜洞容不下你的活儿,但是后面肯定能。说着抬起双腿,把屁眼冲着我。从来没试过女人的后庭,可是我已经来不及思考了,大脑神经都已经完全被兽欲控制的我,直接爬了上去,沾了沾她的蜜液,腰一挺就把这跟20多公分的大阳具扎进了她的屁眼里。动了几十下之后,用了很多润滑液,里面开始湿湿滑滑,我再也不想受束缚,一下一下的次次整根插入,次次到底。像一台打桩机一样,不知疲倦的啪啪的匝实的打着桩。她的屁眼好紧,整根插入之后,感觉到自己的大阳具被整根握住不断的揉摸,jb愣子,沟壑,马眼都能揉摸挤压到。血气不断的像洪水一样涌到大肉棒上,哦~嗯~呜~啊~,我好像又不受控制了,乱叫着,快感一波接着一波,哦~,好像快感已经满了,要溢出来了,不能再承下一点了。我知道我要来了,这时候我整个人趴在她身上,像条章鱼一样使劲用四肢包住她,做最后的冲刺。啊~啊~啊~,妹妹,啊~,我要来了,哥,啊~,忍不住了,呜呜~嗯~嗯~嗯~。随着嗓子眼里歇斯底里的低吼声,我射了,攒了多年的精血奔射而出,每兹一下,我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颤一下,直到兹干净了我的精源。我俩都不能再动弹一下,只想睡觉休息。一觉醒来,已经下午,她说孩子快回来了,我匆忙洗完澡就回家了。
就这样,我们还是每天一起打拳练功,练完功就去做爱,有时在她家有时在我家。还有几次,在山上就忍不住了,干脆在草地上做爱。
一个月后,她在一次云雨之后,问我,咱们一起过吧,哥,我喜欢你,我照顾你,我天天给你按摩,给你舔脚丫子,给你舔屁眼,我把自己的身子给你,你想咋整就咋整,行吗?我当然求之不得,一把年纪了,有那么个人,知冷知热,体贴温存,还能那样伺候我,人家还比我小那么多,还有啥可求的呢?我当即就把她抱在怀里,又做了一次。第二天,我就搬进了她的大房子,跟她一起住在阁楼,她的两个孩子住下边那层。

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铁血解放    

GMT+8, 2020-1-20 06:27 , Processed in 0.049681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